第四百零七章 地球,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1 / 2)

回过神来的阿戴尔,立刻追出了沉睡之间。

“王姐!”

听到阿戴尔的喊声,背对着阿戴尔的亚莉亚身体僵了僵。

然后转过身来,向阿戴尔看去。

“我没事……”

亚莉亚似乎想要给阿戴尔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打断了。

“咳咳咳——!”

亚莉亚一手紧紧按在喉间,一手用力捂住嘴巴,但这都已无法掩饰她此时糟糕的状态。

“你这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王姐!”

看到这一幕,阿戴尔一步步走到亚莉亚身边,脸上逐渐爬满难以置信的惊慌和对亚莉亚逞强的生气。

对此,终于结束那阵咳嗽的亚莉亚默了默,向阿戴尔道歉道:“抱歉。”

“我不是想要你跟我道歉……”

“我知道。”

亚莉亚打断阿戴尔的话。

“是我自己想要这么跟你说的。”

亚莉亚看着阿戴尔的双眼,认真说道。

“抱歉,阿戴尔,是姐姐没用,这么快就患上了赤死病。”

被亚莉亚这样注视着,阿戴尔双拳紧握,面露痛苦的说道:“为什么是你?”

是啊,为什么就偏偏是我呢?

亚莉亚沉默片刻,做出回答。

“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在命运面前,无论是我,还是那个母亲,都没什么不同。”

甚至,当年,他们的母亲,眼魔世界大帝的王后,也都是一样的。

所以,她会患上赤死病,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特别离奇的事情。

不过,她虽然无法拒绝命运一定要给她安排好的苦难,但是,她却可以选择在面对那份苦难时自己的态度。

这样想着,亚莉亚的脸上竟是缓缓露出一抹笑容。

那笑容有些哀伤,但却出奇的没有携带任何被病魔笼罩的阴霾。

亚莉亚接受了这个现实。

并决定用王女的骄傲来面对它。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阿戴尔。”

亚莉亚安慰阿戴尔。

“有父亲和伊迪斯叔叔在,我会没事的。”

然后劝说他。

“相比于我,现在,你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亚莉亚抬手,帮阿戴尔转身,让他面朝沉睡之间的方向,在他背后轻轻一推。

“好了,回去吧,你不是已经答应父亲,要照顾好这里了吗?”

“可是……”

“没有可是。”

亚莉亚拿出了作为姐姐的威严,打断阿戴尔的话。

“快去。”

亚莉亚催促道。

沉默片刻,阿戴尔终于迈开了脚步。

看着阿戴尔离开的背影,亚莉亚放松般的松出一口气。

但是她那口气还未舒完,就连忙抬手掩唇,再次陷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中。

而亚莉亚的每一次咳嗽,都仿若一柄大锤砸在打阿戴尔的心脏上。

阿戴尔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但没一会儿,亚兰就带着三个护卫队士兵从沉睡之间走了出来。

“王姐!”

亚兰担忧的看着亚莉亚。

显然,阿戴尔已经将亚莉亚罹患赤死病的事情告知了亚兰。

亚莉亚见此,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无奈。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去安慰亚兰,就听亚兰快速对他说。

“没事的,王姐,父亲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

说完,亚兰就风风火火的跑走了。

任由亚莉亚如何喊都没有回头。

显然,阿戴尔在告知亚兰真相的同时,还向他传达了要去将亚莉亚已经患上赤死病的事情告诉阿德尼斯的嘱托。

这让亚莉亚不由感觉有些头疼。

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事情影响父亲的判断。

但同时又觉得很是暖心。

甚至还产生了一点儿不该有的期盼。

父亲会抛下正在做的事回来看我吗?

随即用力摇头,将这点儿心思甩掉。

王女,姐姐,女儿,三种不同的身份,带给了亚莉亚三种不同的感受。

不得不说,人类,还真是一种复杂而矛盾的生物。

压下心中的思绪,亚莉亚各看一眼沉睡之间和亚兰离开的方向,然后对一名侯在这里的护卫队士兵下达命令。

“将我的情况告诉那个患了赤死病的母亲,问问她,愿不愿意到我这里来等待结果。”

“是。”

护卫队士兵领命离开。

接着,亚莉亚又吩咐其他护卫队士兵去寻些东西过来,她准备在这里搭一个简易的住所。

片刻后。

那位母亲带着她的儿子,一起来到了亚莉亚的身边。

“亚莉亚殿下……我们,会死吗?”

“不会的,我们一定都会没事的。”

亚莉亚温柔的对他们笑道。

“无论如何,我都会一直与你同在。”

……

……

在去往伊迪斯实验室的路上。

亚兰追上了正在快步行走的阿德尼斯。

“父亲——!”

远远的,刚一看到阿德尼斯的背影,亚兰就立刻大声喊了起来。

“亚兰?”

那喊声成功传到了阿德尼斯的耳中。

让阿德尼斯停下了脚步。

“你现在不是应该待在沉睡之间,与亚莉亚和阿戴尔一起照顾民众们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阿德尼斯问道。

问话的同时,一股隐隐的不安在他心间流淌。

然后,阿德尼斯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是王姐……王姐她患上赤死病了!”

听到这句回答的瞬间,阿德尼斯就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被狠狠揪了起来。

对外界的感应迅速远离,只有那种难以呼吸的悲痛越演越烈。

“亚莉亚她……患上赤死病了?”

就像阿戴尔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想起了他的母亲一样,阿德尼斯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也想起了他因赤死病而死去的妻子。

赤死病!

你到底要夺走我多少珍贵的宝物才罢休?

阿德尼斯仰头望向那片红色的天空,心里满是愤怒和憎恨。

“父亲……父亲!”

亚兰的喊声唤回了阿德尼斯的意识。

阿德尼斯低头,看着亚兰那张充满慌乱的年轻面容,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能慌……

无论是作为首领,还是作为父亲,他现在都不能慌!

而且,他也不是真的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阿德尼斯问亚兰。

“亚兰,你还记得你在65年前接下的那个任务吗?”

“那个任务……”

听阿德尼斯这么一说,亚兰一愣,待反应过来后,双眼顿时就是一亮。

“是的,我记得!”

亚兰高兴的说道。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把王姐送去地球!”

这样说着,亚兰的心中不由浮现出地球那片美丽的蓝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