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与尊神的初夜(双龙,公开开苞,精液灌满两个子宫,被欣赏操后的淫穴play)(1 / 2)

绕神庙一圈结束后,今天迎亲游行才算是正式结束了,一众迎亲的小和尚们抬起轿撵停在了神庙的大门口,由另外一队小和尚为接亲,接过了轿撵一路念着经文,做着专门仪式一路走到了供奉尊神的神殿门口,将轿撵放了下来。轿撵一落下,几个小和尚就立刻上前将云倾身上的束缚解开,让云倾的身体自己慢慢恢复。

随着时间的推移,云倾的身体慢慢从捆绑中恢复过来的同时,等体力也慢慢恢复了才站了起来,立刻有身边的小和尚上前将云倾身上的纱裙整理好,然后毕恭毕敬地说道:“请圣女殿下入殿,将圣洁的身体奉献给尊神,接受尊神的开身,以佑我大好河山千秋万代”

话音刚落,神殿的高大宏伟的大门缓缓开启,里面场景也让云倾为之一振。神殿内没有平日里让人供奉时的布置,神像前的供桌也被移走,变成了一个长长的阶梯,通往尊神的身边,阶梯上还被铺满了厚厚的一层藏红花。神殿的四周所有的神符神器的装饰都披上了红色的外衣,庄严而喜庆。

云倾顺着阶梯望去,眼神最终落在了神像上,此刻的神像也披上了简单的喜服,仅仅也只是遮住重点部位而已,而神像四周没有太多可以让云倾落脚的平台,届时阶梯收走后,云倾唯一可以呆的地方便只有尊神的怀里,让云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即将真正成为尊神的女人,多年来的辛苦调教就为了这一天可以取得尊神的喜爱,兴奋期待的同时更有害怕和不安,万一自己不被尊神喜欢呢,云倾只要稍微想到这样的可能就觉得心里一揪一揪的疼着。

云倾幻想过无数次今天的情景,却还是无法抑制的紧张遥遥望着眼前无比熟悉而又陌生的尊神,觉得今天的尊神格外她,让她移不开眼,脚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想尊神的方向走去。每走一步云倾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更加燥热一分。缓步向前,当云倾来到阶梯钱的时候,更是觉得身体空虚燥热得难受,要不是安公公耳提面命身上的纱裙千万不能自己褪去,云倾恨不得立刻脱去衣服直奔尊神的怀里。

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尊神,云倾一改之前缓慢的步伐,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奔了过去。当云倾彻底踏上圣坛,跨坐在尊神盘坐着的腿上的时候,几个小和尚悄无声息地上前把阶梯撤走了。圣坛很小,高高在上,云倾突然有一种恐惧感,只能紧紧地抓着神像的手才能让自己那种随时会掉下去的恐惧感稍稍好一些。

稳定了一下心神,云倾也知道接下来自己必须做的事情唤醒尊神,如果可以的话。云倾知道这是关键时刻,决定了尊神是否喜欢她,同样也决定了她未来一生的命运。云倾的双手不可抑制地微微颤着,慢慢地掀起盖在尊神下体上的圣毯,一个她伺候了几乎一辈子的东西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让云倾觉得陌生却无比尊贵。眼睛紧紧地盯着那血脉喷张的凶物,那可怕的尺寸让云倾害怕的同时期待万分,身体自行地行动了起来,身体微微撑起将尊神粗大的龟头抵在自己的花穴口。

等云倾反应过来,对自己淫荡的行为微微脸红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放松了自己已经满是淫水的骚穴,身体慢慢往下沉,饥渴许久的身体终于被自己渴望无比的鸡巴插入,在进入的那一瞬间就让云倾几乎爽得要高潮喷水了,大声地呻吟道:“啊啊啊好大啊啊好爽啊啊啊啊骚逼被尊神的大鸡吧操开啦啊啊骚逼里面好痒啊啊啊好像要啊啊唔啊啊好大进不去了啊啊要大鸡吧操到骚逼最深处啊啊呜呜”

不知道是因为内心的紧张害怕过大的尺寸,还是因为长时间的调教也只是针对于穴口,对于内部的穴道而言几乎无人问津从没有被开拓过,无论因为什幺原因,云倾在大鸡吧上几乎把自己操得淫水四溢,大鸡吧却不曾在进去一分。在一个小高潮过后,云倾的身体反而更加饥渴起来,却也清醒了不少,知道这样下不行,于是心里一狠心,身体的力气一泄,因为重力的关系身体下沉,大鸡吧一下子全部进到了云倾的体内,鲜血瞬间流了出来,淌在了云倾雪白的腿上更觉得刺目。

大鸡吧贯穿云倾的瞬间,云倾浑身僵硬颤抖着,不可抑制的疼痛从身体最深处蔓延到云倾的全身,让她忍不住哭泣呻吟:“啊啊啊好痛啊好深啊啊要被大鸡吧操破啦啊啊呜呜呜主人救救淫奴啊..好痛..唔..”

处女膜破裂和穴道内部撕裂的疼痛驱散了所有的欲望,迟迟不肯褪去,云倾只能紧紧地抓住尊神的手臂有些虚弱地依偎在尊神坚硬的怀里喘息着,身体只要有一点点的动作就会让云倾疼出一身冷汗。就在云倾皱着眉头休息的时候,脑海中传来了一个男子带着些许宠爱心疼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宝贝真是不乖知道疼了”

“尊神嘶好疼”听到声音的云倾急忙抬起头想要确认尊神是不是显了真身,却牵动了身体内的伤口,让云倾再次疼得软了身体。

“乖,别乱动,乖乖地把另一根大鸡吧吃进去,你就能真正地看到我了。期待吗”男声再次响起,带着诱惑,也让云倾安心。

话音刚落,云倾就觉得有一个同样巨大狰狞的鸡巴抵在了自己的屁眼处,骚穴里的疼痛依旧持续着,但是此刻的云倾却没有任何的畏惧,手向后探去握住那个冰冷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屁眼,身体慢慢下沉。屁眼被插入填满挑起了云倾些许的情欲掩盖着住了骚穴的疼痛,让云倾动作幅度更大了一些。但是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鸡巴再次停在了处女膜的前面进不去了。而此刻的云倾却更加的焦急,她知道自己是得到了尊神的喜爱,便更加渴望彻底被尊神占有。这样的渴望让云倾不在惧怕疼痛,用力往下一坐,撕裂感带来的剧烈疼痛伴随着一阵尖叫,鲜血再次染上了云倾白皙的双腿。

就在处女膜被操破的一瞬间,云倾的身体就被一股力量拖住了,拥住自己的怀抱也变得温暖起来。一个俊美的脸庞上带着些许宠溺的笑,语气却略带指责地说道:“小淫奴这幺不乖伤害主人的所有物,可是要接受惩罚的。”

“唔.主人.小淫奴好想你.主人..求求主人占有小淫奴..唔.主人..”云倾一看见尊神现身立刻不顾身上的不适想要抬起身体去抱尊神。

“宝贝这幺热情的确让我很高兴。但是不疼了吗”尊神稳住云倾的身体,轻抚着云倾的后背,下身微微挺动。

就是这幺细小的动作就让云倾疼得身体再次颤抖起来,抽泣地求饶道:“呜..主人..唔..好疼.求求主人饶了小淫奴吧..唔.小淫奴不敢了好疼..唔..”

“好孩子,放松。记住我说的话。”尊神抚摸着云倾安抚着,不断地亲吻着云倾的脸庞,说道,“今天是我们的初夜,好好享受,我的宝贝。今天过后你就完全属于我”

“唔..好热..好烫..唔..什幺东西.唔..好痒骚穴里面好痒..求求主人动一动..唔”感觉到两个浪穴里面的大鸡吧慢慢变暖变烫,也慢慢挑起了云倾的情欲,更加要命的是大鸡吧上竟然还分泌出了一些粘液,粘液的流动划过浪穴内壁,划过那撕裂的伤口竟然没有疼痛,反而滋生出一丝丝瘙痒,惹得云倾饥渴得浑身颤抖。

尊神拍了拍云倾的屁股,含着她的耳垂轻舔吸允着说道:“受了伤还在发骚”

“唔.好痒..哈.好像要主人动一动..小淫奴的两个浪穴一接近主人就发骚了.唔..求求主人了”尊神的两个大鸡吧因为云倾处女之血的洗礼也已经恢复了圣体,鸡巴分泌出来的液体不仅有修复功能还有些许的催情功效,折磨得云倾媚眼如丝、带着哭音地求着尊神。

尊神看着在自己怀里扭动的媚惑宝贝,也有些忍不住了小幅度地在云倾湿滑紧实的两个浪穴里抽插了起来,长期被调教的浪穴开始像一张饿了很久的小嘴一般紧紧地裹着大鸡吧认真地吸允起来,给予了尊神快感。尊神很是满意这两个被调教得异常饥渴却深处却反映生涩的浪穴,打算先好好享受一番两个浪穴的伺候,先检查一下相隔十年长得更加魅惑撩人的身体还会给他什幺样的惊喜,说道:“乖,这幺久没有见了,让主人好好检查一下我的小骚货的身体,看看有没有长进”

“唔..大鸡吧把骚穴和骚逼填得好满.嗯..好舒服.主人..都给主人检查..唔..好害羞..主人..哈.”大鸡吧的抽动给云倾带来了些许的满足,要被主人检查身体的羞耻感也让身体里的快感不断地堆积着,身体却很诚实地做出了反应,更大地打开了双腿,挺起了胸膛让尊神方便检查,突然云倾反应过来了尊神说的话,用那双深陷情欲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然看向尊神,说道,“唔..啊..好舒服.嗯.主人.唔..好大..见过小淫奴主人.唔.啊啊啊好爽啊啊求求主人啊不要戳骚阴蒂了啊啊”

尊神一开始看到云倾害羞得身体都微微颤抖了却还是愿意打开身体心理很是开心,但是当他听到云倾不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心理还是有些失望,忍不住地变出一根细小的触手戳弄着云倾敏感的阴蒂最为惩罚,说道:“既然不记得,那就边接受惩罚边想吧”

听到尊神这幺说,云倾强忍着阴蒂传来的刺痛和伴随而来的快感,认真地看着尊神英俊的脸庞,就在云倾越看越觉得熟悉,答案好像要呼之欲出的时候,尊神却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打算再刺激一下,又变出两个触手缠上了云倾的乳房,评价道:“奶子怎幺还是这幺小”

“啊啊痛啊啊主人又好爽啊啊啊骚阴蒂要被戳破了啊啊主人啊啊骚奶子揉得好爽啊啊啊会长大的啊啊哈哈求求主人不要嫌弃小淫奴啊啊会长大的啊啊主人啊”从胸部传来的快感彻底打断了云倾的思考,整个人彻底陷入了尊神给予的快感之中。

“还没想起来吗看来刺激不够哦。”云倾白皙粉嫩的身体上缠着墨绿色的触手,打开的双腿间不断地流出带着血丝的淫液,淫糜的画面给予了尊神一种视觉享受的同时,因为快感不断地堆积,云倾的两个浪穴蠕动地也更加激烈起来,不断地按摩吸允着大鸡吧,生生地让大鸡吧爽得又大了一圈。尊神看着眼前的情景施虐欲大增开始控制触手蹂躏起了云倾已经肿大挺立的乳头。

“啊啊啊骚奶头被戳到啦啊啊啊另一边不要吸啊啊太爽啦啊啊有什幺要被吸出来啊啊啊主人啊啊不想啦啊啊骚穴好痒啊啊求求主人啊啊操操骚穴和骚逼吧啊啊啊啊主人啊啊”两边的乳头分别被戳弄和吸允起来,不一样的对待给了云倾不一样的感受,身体也因为快感不断颤抖着。

“哦会被吸出什幺喷奶可是宝贝都还没有怀孕哦”尊神一边不断给予云倾身体上的刺激,一边调戏道。

“啊啊骚奶子好被玩坏啦啊啊会被主人操出奶水的啊啊大鸡吧好大啊啊骚阴蒂好痛啊啊好辣啊啊求求主人用精液把小淫奴的两个骚穴都填满啊啊求求主人操大小淫奴的肚子啊啊好像要主人啊啊啊啊好爽啊啊”云倾的手紧紧地抓着尊神,快感已经逼得云倾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但是云倾还是不舍得将眼神从尊神身上离开。

即将要高潮的两个浪穴紧紧地咬住了尊神的大鸡吧不放,骚浪的内壁蠕动得更加明显了,也让尊神有些难耐了起来,用力往上一顶,两根粗长的大鸡吧彻底地操进了云倾身体还未被人问津的子宫口,说道:“那主人会操开淫奴的骚子宫,让里面的小嘴无时无刻不渴望被操,被精液填满,愿意吗”

敏感的宫口被初次操到,疼痛中带着不可言状的快感,让云倾身体无法承受地痉挛颤抖着,尖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好爽啊啊主人操到骚穴最深处啦啊啊啊啊啊愿意给主人操骚子宫啊啊啊求求主人占有小淫奴啊啊啊啊小淫奴都是主人的啊啊啊啊啊不要顶啦啊啊啊啊要喷啊啊啊骚逼和骚穴受不了啦啊啊要高潮啦啊啊啊喷啦啊啊啊到啦啊啊啊蔚啊啊救救小淫奴啊啊啊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