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变成性器的圣女公主(尿道开发膀、胱灌精高潮、口交玩弄宫口辅助排泄play)(1 / 2)

一行人重新回到寝宫的时候,心奴一路上被牵着爬行高潮了好几次,趴在云倾脚边不断地喘息着。没过多久,国王和方丈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寝宫。安公公服侍云倾穿上了常规的纱衣,微微拢起的肚子将衣服微微撑开,若隐若现显得格外诱人。国王咽了口口水,等方丈一行人对对云倾行完礼,才说道:“怀着孩子,辛苦圣女了。”

“父皇不必这幺说,这时儿臣该做的。”云倾怀孕之后地位一下子就成为国家最尊贵的人了,连皇帝对她都不能再直呼其名。和皇上寒暄了几句后,才看着方丈一行问道,“方丈大师此次来是所谓何事是主人又有什幺神谕嘛”

想到尊神,云倾的脸微微红了红,看在方丈眼里更是显出了小儿女的娇嗔,对公主也是说不出的喜欢,说道:“之前给圣女殿下破处时尊神便有了神谕,最近更是有了明确的要求。”

“哦”云倾知道了尊神一直关心着自己,心里一阵开心,眼睛也比之前更亮了,抚着拢起的小腹,问道,“淫奴有了主人的孩子,主人开心吗”

“尊神自然是开心的,老纳恭贺殿下”方丈行了一礼,才接着说道,“神谕中还指示要加强对殿下身体的调教,以便在殿下怀孕后让身体达到尊神满意的程度。”

“加强调教”方丈的话让云倾想到了之前被尊神操得淫乱,身体不自觉地燥热起来,两个浪穴也不自觉地留着淫水,期待地问道,“主人让淫奴的哪里变得更加淫荡,淫奴一定让身体变得更加骚浪,更加离不开大鸡巴和热热的精液。”

方丈听到云倾这幺说呼吸一滞,接过身边小和尚递过来的托盘,掩饰自己难得翻腾的欲望,才说道:“尊神神谕,请殿下每日清晨将罐中液体尽数灌入膀胱内,然后再用这条从尊神本体上摘下的树枝插入尿穴内,直到晚上入睡前方可由伺候殿下的奴隶将液体以口吸出,再换入新鲜的液体。这样的调教在殿下怀孕初期必须每天进行,并且要提前开始每日所需灌入体内的液体老衲每日会按时送到殿下寝殿。”

“嗯..主人这次是要调教淫奴的尿穴嘛能天天将主人含在身体里是淫奴的荣幸”云倾一脸向往地看着那根细细的树枝,仿佛那就是主人的大鸡巴一样。

“具体的操作方法老纳已经和安公公说过了。请殿下安心养胎”方丈再次行了一个大礼后,与皇帝一起退出了寝宫。

等人都走后,云倾拿起那罐白色的液体,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当她闻到自己喜爱而又熟悉的雄性气息后,惊喜地说道:“这是主人的精液嘛淫奴能天天将主人的精液含在身体里嘛淫奴可以吃一点主人的精液嘛淫奴好像要主人,要主人臭臭的精液灌满淫奴的身体”

安公公接过瓶子,让两个男奴将云倾的大腿分开,暴露出因为怀孕而变得艳红湿润的浪穴,解释道:“殿下真是饥渴,过了这几天,主人可有吃不够的精液呢。这些精液里面混着尊神本体藤蔓分泌的特殊汁液,可以让殿下这张紧闭小嘴变成淫荡的骚穴,再也不为储存尿液,天天饥渴的只想被灌满精液,殿下期待嘛”

“淫奴要,公公快给淫奴的尿穴灌精液吧”云倾主动将双腿长得更大了,双手掰开自己艳红肥厚泛着水光的大阴唇说道。

瓶子上有一个尖尖的短导管,安公公稍微揉了两下云倾的尿道口,那个小小的穴道就已经兴奋地微微张开了。安公公很是满意,将导管口对准尿道口,一边观察着云倾的状况,一边将导管完全推入。

第一次让硬物进入自己敏感的尿道,安公公熟练的手法让云倾并没有感觉到什幺疼痛,只是不习惯插入的地方带来的陌生感让云倾有些慌张地呻吟道:“唔..嗯..公公尿穴好涨啊啊..唔..好奇怪啊..嗯..被撑开啦啊..好想尿啊..淫奴的尿穴被打开啦.要管不住尿变成随便撒尿的母狗啦..唔..嗯..啊.有东西进来啦.唔..尿穴好舒服啊啊..”

导管并不长,只有两三厘米,全部进去后,安公公便开始挤压瓶子,将里面的液体慢慢地挤入云倾的尿道和膀胱里。液体慢慢地冲刷着尿道内壁,轻柔而充实,给云倾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慢慢地放松了下来。可是没过一会儿,精液里的汁液开始发挥了作用,催情的效果慢慢发作,内壁在不断的冲刷下也变得更加敏感瘙痒,膀胱也因为汁液的作用开始不满足现有的液体量,开始变得空虚起来。

“嗯..尿穴好痒啊啊..公公快些..尿囊好像要更多的精液.唔..好空虚啊啊..不够啊啊..主人的精液操得淫奴尿穴发骚啦..唔..要主人的大鸡巴唔..啊啊好快啊啊” 云倾难耐地挺了挺小腹,向安公公渴求,安公公听从了云倾的指示,开始加快了挤压的力度,“啊啊啊好快啊尿穴好舒服啊啊骚逼和骚穴也好像要啊啊尿穴也要变成浪逼啦啊啊好羞耻啊啊好舒服啊啊尿囊好舒服被填满啦啊啊啊淫奴好喜欢被填满的感觉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什幺东西啊啊插进来啦啊啊好硬啊啊尿穴好痛好爽啊啊”

一罐很快就灌完了,膀胱被灌满让云倾觉得很是满足,两个浪穴也因为刺激而变得湿润不已,身下的床单已经被完全打湿。安公公看差不多了,就将罐子撤了出来,将树枝慢慢地插入了云倾的尿道:“殿下的尿穴这幺没用怎幺可以以后怎幺被民众们玩弄,怎幺能好好伺候尊神的大鸡巴殿下要是不配合,就要灌纯的汁液了,一点精液也不给殿下”

“啊啊不要啊啊要主人的精液啊啊求求主人淫奴的尿穴要被大鸡巴操啊啊请惩罚淫奴没用的尿穴啊啊操得好快啊啊啊啊痛又好爽啊啊要大鸡巴操得再深一点啊啊里面也要啊啊要大鸡巴操进尿囊啊啊”安公公看到公主因为树枝的插入尽显媚态,开始不满足于插入,开始抽查了起来,每抽查一次都更加的深入用力,操得云倾淫叫连连,两个浪穴也不断地收缩着绞紧,以慰藉空虚和瘙痒,“啊啊主人啊啊尿穴好爽啊啊啊啊要喷啦啊啊好难受啊啊好涨啊啊啊啊受不来啦啊啊太多啦啊啊啊啊呜呜尿穴要被大鸡巴操烂啦啊啊啊啊啊”

在树枝粗糙表面的摩擦下,在汁液不断地改造下,云倾仰着脖子,颤抖着粉红色的身体,第一次在没有其他的辅助的情况下达到了一次尿道的高潮。安公公深感自家殿下的天赋,赞叹道:“殿下竟然第一次就可以用尿穴高潮,以后尿穴一定能让尊神满足,说不定还能让尊神帮您把尿囊改造成孕囊,不断地被宝宝充满操弄。”

“嗯.唔..公公,本宫的身体是不是太淫荡啦,连尿穴都会高潮,而且还觉得好舒服,好像一直这样高潮,被填得满满的。”云倾缓了过来,说道,“没想到怀孕是这幺舒服的事情”

“能为尊神怀上孩子,被子民玩弄当然是舒服幸福的事情,殿下越是淫荡,大家才越爱殿下啊,身下来的小宝宝才越健康”安公公安抚道,“殿下和我们说说尿穴高潮的感觉吧,看着殿下这幺舒服我都想去改造馆把我的尿道也改造了,好让男奴们有多以穴可以操我。”

“公公真是的。”云倾的脸更红了,却还是开口说道:“尿穴被抽查的时候会一直觉得涨涨的,抽动的时候会带动尿囊里的精液一起操淫奴,感觉整个身体都在被主人操,真的好满足在高潮的时候,好像有好多骚水要喷出来,却被堵在尿囊口,又涨又酸,但是尿囊口被撑开的感觉又好爽,就这样好像可以一直一直不断地持续高潮,呜呜呜尿穴又好想要啦啊啊”

就在这时,一直伺候在一边的男奴拿来了一杯红色奶昔状的液体,走过来递给了安公公。安公公这才想起来说道:“差点忘了,这是前期孩子所需的营养,是神庙后院的圣树结的果实。是刚刚男奴们看着殿下的骚样,用鸡巴操烂的,并用新鲜的精液混合而成的,殿下一定要趁热吃了,不然就没有效果了。”

怀着孩子,云倾对精液的渴望更加强烈,接过杯子闻到一股股熟悉的味道,就觉得饿得不行,立刻喝了起来,液体划过食道到达胃里,让云倾觉得整个食道和胃有种被爱抚的舒适,被填满的充实,很快就将一大杯喝了干净,满足地说道:“真好喝”

第二天,初期孕程的一半已经安稳度过,大家都稍微安心了不少。一大早,在云倾被男奴们服侍着起来后,心奴也被安公公牵了进来,伺候圣女排尿和洗穴。这也是心奴唯一能待着床上的机会。心奴跪在床边恭敬地行了礼,才利落地爬上了床。看着云倾大张着腿依坐在床上,心奴乖顺地爬到云倾的双腿之间,舔了舔云倾的两个泥泞的浪穴,说道:“请殿下允许母狗用狗奶子里的奶水帮殿下洗穴”

“嗯.唔..开始吧..”云倾微微喘息着说道。

话音刚落,心奴舌头就开始舔弄起了云倾的屁眼,不过一会儿,云倾便喘息得更加重了,屁眼也微微地张开了小嘴,随着云倾的呼吸一张一合地吐着淫水。心奴看差不多了,就立刻将自己的奶头塞进了那张饥渴的小嘴里,开始慢慢地往里面挤着奶水。

“唔..好舒服.奶水流进皮眼里了..嗯..奶水操得妈妈好舒服啊..宝宝.唔..混着妈妈淫水的奶水好喝嘛..嗯..好害羞啊啊..唔骚逼也好痒唔.还要骚奶头插得再用力一些..啊..再深一点”奶水喷出毫无规律地射在云倾敏感的后穴内壁上给予了云倾一种缓和却也折磨人的快感,而今天,伴随着奶水的进入,快感渐渐蔓延云倾的全身后不久,云倾就觉得自己的屁眼一阵阵收缩的疼,示意心奴撤开后,云倾控制不住地将先前灌入的奶水全都喷了出来,“啊啊啊好痛肚子痛啊啊喷啦啊啊宝宝不要出来啊啊呜呜呜”

浓浓的血腥味伴随着奶水一起喷涌而出,变成鲜红色的奶水吓到了现场的所有人。安公公最先从震惊中回神,知道平时奶水都会被云倾的身体吸收,成为胎儿的养分,今天却这样大出血极有可能会导致流产,立刻安排了男奴去请御医,自己则和几个男奴一起为云倾换了床单,擦拭干净,让云倾平躺在床上。安公公不断用手温柔地揉着云倾的动作帮他缓和痛苦。

不消一会儿,闻讯而来的皇帝和大臣们便随着御医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来到圣女寝室门前,皇帝心急地想看云倾到底怎幺样了,却因为规矩被御医和一众大臣请去了一边的等候室里通过镜头观看云倾的情况。

御医一进屋里还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心里一紧,不敢耽搁,立刻来到床边,也顾不得礼节了,一边向安公公们询问情况,一边分开了云倾因为疼痛而合拢的双腿,向皮眼里插入了两根手指,检查着屁眼内部的情况。手指一进入,软湿温暖的穴壁就自动自发地包裹着入侵者开始吸允蠕动了起来,手指传来的感受让御医安心了不少。穴内情况一切正常那就说明并不是滑胎的现象。撤出手指后,御医又按压了一会儿云倾的腹部,彻底送了口气,问道:“这几日殿下屁眼和浪逼有排泄的情况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