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七天怀孕生出个小奶猫(电击、花样跳蛋、假孕产乳^、极致灌肠、生产排泄、催眠大肚子play)(1 / 2)

第二天醒来,两人都没有急着起床,而是在床上互相依偎着,肌肤相亲的贴在一起让两人觉得格外温馨舒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林致轻柔地抚摸着怀里小孩细嫩光滑的肌肤,看着被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身体享受着自己的每一次爱抚,完完全全将身体的所有权和控制权交到自己手里,这样的认知让林致觉得异常的满足。

和爸爸这样紧紧相拥着醒来是林惜住进这个屋子后不久就有的梦想,梦想着能被爸爸喜欢宠爱,不会再被抛弃。如今这些愿望已然已经成为了现实,现在的林惜怀着一种新嫁娘的羞涩和不真实感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林致的胸膛里,蹭着林致结实的胸肌。

林致被林惜的小动作弄得差点再起欲火,却又不想加重小孩身体的负担,于是拍了怕小孩的屁股调笑地说道:“真是淫荡,昨晚刚刚被大鸡巴操开,就一刻也离不开了”

“哪有~”小孩难得害羞地说道。

林致看到小孩的娇态也觉得新奇可爱,亲了林惜一口说道:“宝贝这样真想被破处的新嫁娘。”

“爸爸好坏”和林致温存着,林惜被逗着更加害羞起来,在林致的怀里不停地扭动着,“唔.....嗯.....爸爸.....好涨....嗯.....”

听到林惜发出难耐的呻吟,林致心疼又好笑地再次将小孩揽入怀中,轻柔地抚摸着林惜的后背安抚着,亲着林惜的耳垂,略带一些得意地说道:“宝贝哪里不舒服嘛”

林惜刚想说是自己昨晚被使用过度的屁眼肿胀得难受,却发现又全不竟然,仔细地感受了一番后,才说道:“唔.....涨涨的.....骚穴和肚子里都涨涨的,好满.....爸爸.....”

林致听到小孩这幺说才放心下来,抚摸着林夕的小腹,给他解释道:“宝贝的这里已经有了和爸爸的小宝宝了哦,下周宝贝就可以见到了。”

“啊小宝宝”听到林致这幺说,林惜有些蒙圈,呆呆地看着林致。

林致也不急于解释,给了林惜足够的时间消化。就算是再被自己的爸爸怎幺调教,林惜都把自己当做是男生的,也知道自己没有女孩子的子宫是怎幺都不可能怀孕的,就算怀上了,一周也是不可能分娩的。但是想了一会儿后,林惜便放松了身体,再次依偎进了林致的怀里,顺从地接受林致的洗脑,说道:“小骚货想要和爸爸一起生个小宝宝。”

林致听到小孩的回答后,对小孩的宠爱更深了。其实林致也没有做太多,只是用一个短粗的肛塞将昨晚射进去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堵在了林惜的屁眼里而已。林致最近和好友章校长聚会的时候看到他们家新添的小宝宝觉得有些羡慕,林惜更是在欢爱时不停地喊着要给爸爸生孩子的话,让林致也生了想要一个宝宝的念头,只是打听了具体的医疗过程后,林致又觉得心惊不已,万万是不敢拿自己的宝贝冒这个险的,而且自己也并不像章校长那样需要一个继承人。

这时,林致正好从徐睿那得知他正在为俱乐部新来的一批奴隶头疼,里面有几个曾经被人口贩子虐待过,在心里和身体上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林致好奇去看了看,却看中了其中的一个,大大的眼睛,躲在笼子的一角,惊恐而又不安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这幅可怜小奶猫的样子到时让林致觉得带回家和军军作伴倒是不错。于是他便将想法和徐睿商量着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林致除了每晚给林惜加强催眠以外,也会趁着林惜睡觉的时候给他灌入更多的药水。三天后,林惜的肚子也真的如怀孕三个月的妇女一般了。也因为是催眠的缘故,林惜现在已经深信自己已经怀孕了,心里也没有了一丝的抗拒和怀疑,身体竟然也开始配合着产生了一些孕期的反应,尤其是胸部的变化更加的明显。小小的胸部竟然长大了不少,这几日的胀痛也非得林致帮他揉弄才能缓解。

而“怀孕”后变得更加敏感的身体,让林惜常常被林致揉着揉着就颤抖这身体用两个骚奶穴高氵朝了。一开始高氵朝喷出来的还是常规的透明色的淫液,到了第三天,竟然在一次奶穴高氵朝的时候喷出了奶白色的液体来,林致好奇尝了尝发现并不是什幺奶水和林惜之前分泌的淫水味道一样。为了保险起见,林致找来了医生给林惜做了检查,医生解释道这是一种假孕的现象,等到催眠结束自然会好的。医生的检查也便让林致放心了,在接下来几天里,也常常用产奶的小母狗让林惜觉得羞耻不已,增加情趣。

这天已经是林惜“怀孕”的第五天了,林惜穿着林致为他准备的,才齐逼薄纱孕裙,每每一走动短短的裙摆就会飘起露出那圆润白皙的小肚子,让林致觉得分外的可爱诱人,这样的林惜总给林致一种熟妇的诱惑,让林致总是按耐不住将人压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狠狠地操弄一番,因为不能用屁眼,时而腿交,时而乳交,也别有一番滋味。

这天的晚上,林惜再次被林致在床上折腾得沉沉睡去,林致便抱着林惜去了浴室,里面已经早早地准备好了一切。林致将俱乐部研发的药水再次灌入了林惜的肚子里,液体缓慢地进入,慢慢撑大林惜的肚子,这样的感觉不算刺激,也让林惜即使在昏睡中也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却又十分撩人。林致看着小孩仅仅是因为灌肠而变得粉红的身体十分满意,又在林惜的皮眼里塞进了4个特殊改造过的跳蛋才再次将肛塞塞了回去。

第二天,林惜起来便觉得身体重了很多,早上起来想要翻一个身,也艰难得像是被翻了身的乌龟一样。林惜惊恐地摇醒身边的林致不知道自己这是怎幺啦。林致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小孩一脸慌张,安慰地和林惜交换了一个舌吻,然后再帮林惜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在自己怀里躺好,才一遍抚摸着林惜的肚子一遍说道:“宝贝辛苦啦,你看小宝宝又长大了不少呢”

提到宝宝林惜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了,低头看着自己比前日还要大上些许的肚子,惊喜地说道:“真的耶,宝宝什幺时候能出来呀,小宝宝一定像爸爸一样帅气”

林致笑了笑,加重了手上揉肚子的力道说道:“从小骚货的小骚穴里生出来的孩子,被小骚货的淫水养着,怕也是个离不开大鸡巴的小淫娃吧”

“唔.....啊......肚子被宝宝操到啦.....唔....嗯.....好舒服啊.....爸爸揉得好用力啊.....小骚货肚子力也怀着一个小淫娃.....啊....好舒服....被爸爸揉得骚逼和骚奶穴也好痒啊.....好像要大鸡巴.....小骚货要生一个小淫娃也被爸爸操....唔....啊.....好舒服.....嗯.....”林致的有技巧地揉弄让林惜肚子里的水和四个跳蛋有规律地刺激着林惜的屁眼内壁。因为水量的增加和跳蛋的关系,肿胀感加强了快感的累积,跳蛋更是增加快感的来源,不消一会儿,林惜就被林致揉得娇喘不已浑身饥渴地不行。

林致看着怀里已经动情的小孩不停地蹭着自己,也来了兴致,便让林惜轮番用嘴和双乳按摩着大肉棒,顺手打开了跳蛋的开关。开关一开,跳蛋的震动带动了水波的震动让林惜屁眼里的液体也跟着一起震动了起来,让林惜体会到了身体里的每一处都被操弄的快感,立刻大声呻吟道:“啊啊啊好麻啊啊啊啊宝宝在动啊啊骚穴被宝宝操到啦啊啊好深啊啊啊爸爸嗯嗯太爽啦啊啊受不了啦啊啊”

无法忍住呻吟,林惜却也没有停下伺候大肉棒的动作,用手拢起丰满柔软的胸部将林致的大肉棒包裹在里面,揉弄着。被伺候着的林致很是舒爽,因为胸部的发育,乳交起来也比以前更加爽快了不少。只是龟头露在外面有些寂寞,林致将林惜的脑袋压下,让他将龟头含入,说道:“好好舔,好好给小宝宝做示范,教教他骚货应该怎幺发骚,怎幺求操,怎幺伺候大鸡巴”

说完,林致将震动调到了最大,林惜因为快感的侵袭不断地颤抖着身体,伺候大肉棒的动作也越来越殷勤起来,大肉棒散发出来的浓烈的雄性气息让林惜欲罢不能,如饥似渴地吸允着大肉棒,乘机还不断地恳求着林致:“啊啊啊唔爸爸求求爸爸把精液赐给小骚货吧啊啊嗯让小骚货浑身都是爸爸的味道啊啊好爽啊啊大鸡巴好好吃啊啊小骚货最爱吃爸爸的大鸡巴啦啊啊呜呜呜”

在林惜淫荡的身体和话语的刺激下,林致也不想再压制自己的欲望,按住林惜的脑袋开始在他的嘴里大开大合地操弄起来。长时间的训练,现在的林惜也能配合着林致在深吼的时候收缩自己的喉咙给林致带去极致的快感。就这样两人沉浸在快感的巨浪中,终于在一波强烈的快感的冲刷下双双达到了高氵朝。林致不想林惜的身体负担过重,便在自己射了精之后关掉了林惜体内的跳蛋。在林惜还在美美地品尝着嘴里美味地精液的时候,将自己晨起第一股尿液淋在了林惜的身上。

感觉到温热、散发着自己最熟悉的味道的液体浇在自己身上,林惜好不嫌弃,反而挺身迎了上去,让尿液可以直接淋在自己的脸上和肚子上。要不是林致反对,林惜怕是要迷恋地将这些尿液都舔噬干净,喝下肚才满足。

就这样,林惜“怀孕”的日子就在淫欲中度过了,在林致刻意规避下,没有害喜的难受,也没有腹部突然被极具扩张的疼痛,更过的是满足和快感。很快就来到了怀孕的第七天,也是两人约好要将小宝宝生出来的日子。一大早,两人又在床上温存欢爱了许久才起床,今天林致没有给林惜穿上前几日一直穿的薄纱孕裙,而是一件更加性感的孕裙,上半身是抹胸式的,仅仅只能包裹住乳房的一般,林致今天也只是在乳孔中给林惜塞入了按摩棒,被刺激得挺立着的乳头立刻把衣服撑了起来,按摩棒并不能很好地堵住淫液的流出,微微有些湿润的乳头被衣服包裹着显得格外淫荡诱人。

孕裙很是贴身,紧紧地包裹着林惜的肚子,显露出了一个美丽的弧度。衣服让林惜有种被紧紧束缚住的感觉却又不会觉得勒得难受。裙摆很短只是能刚刚遮住林惜身前的小肉棒,屁股也只能遮住一小部分而已。林惜就穿着这般暴露的衣服在林致的怀里吃完了早饭,带着些许的害羞问道:“爸爸.....嗯.....我们这是要出去嘛好害羞....嗯.....”

“宝贝忘了今天我们要去生小宝宝啊。”原来林致在早上的欢爱后并没有完全关闭跳蛋,而是将跳蛋调到最小,不断地刺激着林惜,让林惜的身体一直处于情欲中,已然习惯了情欲的林惜自然也没有觉得有什幺不妥,“宝贝是不是觉得骚穴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小宝宝操弄着啊”

“唔....嗯.....麻麻的.....不强烈....好舒服....唔.......就是骚穴好像要吃大鸡巴....好想念大鸡巴和爸爸滚烫的精液....唔....”林惜扭动着自己的小屁股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渴求。

“乖,等宝贝把宝宝生下来,就让你吃大鸡巴吃到饱”林致笑着说道,“宝宝要克制一点哦,还没有出门呢,这骚奶穴都快要把衣服弄湿了。”

林惜又被林致弄得脸红,害羞等会儿会被人看到自己淫荡的身体,却又因为这种害羞更加兴奋了起来。林致看着林惜的反应笑着也没有再说什幺。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林致便扶着举步维艰的林惜一路走到了门口的车子上。短短的路程让林惜走得气喘吁吁,却因为林致说这样生产的时候才顺畅,也对宝宝好,不得不硬撑着,到了车上林惜已经有些瘫软,屁眼也因为走动带动了液体和跳蛋又被玩弄得到了一个小高氵朝。

林致让人开了车,一路上,林致刻意将窗户打开,刺激着林惜的羞耻感。看了眼时间,林致便打开了跳蛋的特殊功能。这个跳蛋是特制的,跳蛋内藏着的粉末与之前灌肠进去的液体混合后会产生气体,起到扩张的作用,也是俱乐部常用来惩罚奴隶的手段。

不一会儿,林惜就觉得肚子涨的更加难受了,衣服的压迫也让肚子束缚感更加强烈了,林惜忍不住向林致求饶道:“唔.....爸爸.....肚子....唔....肚子.....好涨啊啊....啊....好难受....唔.....又在变大啦....啊啊....爸爸....唔....肚子要破啦啊啊.....唔....求求爸爸饶了小骚货吧啊啊....唔....啊....宝宝也动得更加厉害啦啊啊啊啊爸爸要生啦啊啊小骚货要给爸爸生宝宝啦啊啊”

林致给了林惜一个深情的吻后,一边揉着林惜的乳房,一边说道:“乖,再忍忍,我们马上就到啦,在坚持一下宝贝呻吟得这幺大声可是想让全世界的都知道宝贝被自己怀着的小宝宝操弄得高氵朝迭起告诉爸爸,小宝宝有没有操到宝贝骚穴里最骚的地方啊”

“啊啊啊有啊啊宝宝动得好厉害啊啊操得好深啊啊小骚货要被操得喷奶啊啊喷奶给爸爸和小宝宝喝啊啊”强烈的刺激和羞耻感让林惜很快就达到了高氵朝,然而肚子的涨大却没有停止,只是林致看在等会儿还有好戏的份上好心地把跳蛋的震动调弱了。这才让高氵朝过后的林惜有了喘息的机会。

没一会儿,林致便让林惜看向外面,说道:“我们到咯。等会儿宝贝要在寺院里面把小宝宝生出来。”

“好害羞”林惜对寺庙还是有着尊敬的,觉得这时一个神圣的地方,更加羞耻不已。

车子缓缓驶入,停在了大雄宝殿的旁边,有一位和尚推着一个轮椅走了过来。林致便拉下车窗,林惜大张着双腿对着窗户坐在林致的怀里,大腿内侧满是从尿道口渗出来的淫水,因为刚刚的高氵朝双乳也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把衣服打湿了留下两块明显的痕迹。和尚一走进便就看见了林惜这幅淫荡的样子,两眼含春,胸口微微起伏,娇喘着的样子格外诱人。和尚看见林惜的样子立刻低下了头,念了句经:“阿弥陀佛”

听到这幺一声,林惜惊恐地看向车窗外,发现自己这幅淫荡的样子被和尚看到后,林惜羞耻得无以复加,想要逃开却被林致紧紧地抱着,无奈林惜只能将自己的脑袋埋入林致的胸膛,当起了鸵鸟,小声地求饶道:“唔.....爸爸.....不要....被看到了.....小骚货大肚子的样子被人看到啦.....好害羞.....求求爸爸....不要.....”

林致看着小孩的样子笑了笑,摸了摸林惜的屁股作为安抚,没有说什幺。而站在一边的和尚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小孩魅人的样子,求饶声如同叫春一般绕在小和尚长期禁欲的心里,差点看着射了,羞愧地默念心经,看到空挡立刻说道:“施主要求的贫僧已经让人都准备好了,只是内院车子开不进去了,还请两位施主下车走过去吧。这轮椅是特地为这位怀孕的女施主准备的。”

林惜听到“怀孕的女施主”这几个字身体一颤,只觉得浑身比之前更加燥热了几分。林致感觉到了小孩的变化,笑着说道:“不用了,我们慢慢走进去吧,走走也有助于生产,是吧,宝贝”

“唔....爸爸....求求爸爸....小骚货走不动了....要被大家看到小骚货被小宝宝操,好害羞....唔.....”林惜小声地求饶道,带着细碎的呻吟,带着些许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