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单:夺权成功后,囚禁哥哥把他肏成自己独属的禁脔(三)(掌掴/膀胱责罚/失禁)(1 / 2)

等到液体完全排净之后,蓝恪的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湿透了。

当他看到铎缪重新下令,小腹处再次传来渐渐鼓胀的充盈感时,原本熠熠的眸色最终蒙上了一层黯淡的灰色。

太超过了……这些举动。

把最隐秘的器官当做施刑的重点,从身体内部进行拷问和责罚。这种针对尿道和膀胱的折磨,是蓝恪从未接触过的性虐手段。他经受过系统的反拷问训练,亲历过多次对重犯的问责,也曾下过不计其数的施刑命令。却是第一次,生出这种窘迫和难堪的心态。

身居高位的年轻上校如今被剥光在自己最尊敬的主上面前,以一种最卑微的身份,供人把玩。

若是换做任何一个另外的人,蓝恪都不可能会如此任由摆弄。冰冷的青年有着自己不容亵渎的尊严和新年。他绝不会容忍自己苟且偷生,玉石俱焚的结果于他而言,或许是最容易做出的选择。

可是面前这个人不一样。

面前是他的主上,是他至高无上的信仰,是他超乎生死的追随目标和所有信念的来源。

只有铎缪……只有这个人,可以对蓝恪做出任意的命令或恶劣的玩弄,却始终拥有他最虔诚的忠心和顺从。

蓝恪垂下眼睛,卷翘睫毛上泛着细细的水光。眸底的情绪尽数敛去,他尽职尽责地履行着承受者的职务,像是在完成铎缪以往的命令一样……把自己当成一个,彻底的xing_ài工具。

灌入膀胱的液体量被调至均值以上超出百分之十五。注满了液体的小腹传来沉沉的坠痛感。调整心态的蓝恪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努力去适应这些过分的重担。

但是主宰者似乎并不体谅他的隐忍,双手的束环被改至身后,脚踝上与软椅缚在一起的束环如光般流泻下来,变换成将双脚绑在一起的状态。蓝恪才刚刚察觉到自己四肢处的这些变化,就被命令着从软椅上站了起来。

他的上身穿着白色的长袖衬服,下体却已经完全裸露,铎缪站在他的身侧,手里的工具自动飞入置物盒中放好。在蓝恪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他就被男人拦腰扛在了肩膀上。

“唔?!……嗯、唔……”

双腿朝前,上身在肩后。铎缪把人带到了一旁放置的柔软大床上,肩上传来细微的压抑之后的挣动,但就连这点微弱的挣扎也不被允许。铎缪抬起另一侧空着的手,一掌掴在了美丽青年白皙饱满的臀部。

“啪!”

清脆的掌掴声伴着一声极其压抑的闷哼响起,铎缪轻笑一声,明明已经站在了床边,却并不急着把人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