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省点心吧(1 / 2)

虽然这个疯子现在手舞足蹈,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面前还站着一个敌人的样子,不过,这种情况之下,旺达反而不太敢有什么动作。

疯子的世界,总是不那么容易被一般的普通人介入,谁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会不会是一个陷阱之类的。

旺达虽然没怎么真的和人动过手,不过电影和小说总是看过的。

装死或者装傻骗过敌人大意,然后突然反杀的例子,旺达可是在小说里看的多了。

旺达没有轻举妄动,没过多长时间,那个黑甲的疯子就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起码,好像是可以沟通了。

他带着笑音开口说道:“你叫旺达,旺达—马克什么夫来着……忘了,那不重要!”

旺达要不是自忖是一个女孩子,这会儿就已经破口大骂了。

什么叫不重要?!哪有这样的人,当着人家的面叫错别人的名字,转口就说不重要的。

不过,想到这个家伙好像是个头脑不怎么清醒的家伙,旺达也就释怀了。除了谨慎的看着他,防备着可能会出现的攻击,一言不发了起来。

那个人也没在意旺达的沉默,自顾自的说道:“你看过那本书吗,黑色的那本?

没看过?哦……这个也不重要。你将来总会看到的。

唔……我不会说这是一个误会,因为我确实对你很有意见,而且,我刚才的那些所作所为,也是故意的。

至于目的嘛……”

他拉了一个长音,这也吸引了旺达的注意力,留神的听着他的话。

旺达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认识自己的,或者说,熟悉自己的,他自己不也说,他的那些奇怪的举动都是故意的么。

可是问题是,这个家伙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却把自己的姓氏弄得乱七八糟的,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熟悉自己的人,总而言之……就是特别别扭的感觉。

旺达的这一思考,本来应该回话或者提问的时机就这么错了过去,那个黑甲人见到旺达没有出言反问,好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我只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被你打死,或者……打死你……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哒!”

旺达:……

手臂又往起抬了一分,缠绕其上的红色魔法能量更加浓厚了,旺达简直无语到极点,这到底哪来的疯子?!

“你……”

“我其实不是开玩笑的。”

“啊?你说……”

“我说……”

黑甲人十指交叉,上下活动着手指,笑着说道:“我说,我们在这里打一架,嗯……认真的那种。

如果我赢了,我就放你离开,然后,我会告诉你我是谁。

如果你赢了,那我可以回答你几个问题,随便你问什么,我都会认真的回答。哦!我甚至可以找个人教你魔法。你现在对魔法能量的运用,实在太粗浅了一点,连我这个不怎么会用魔法的人都能看的出来。你只是在本能的应用而已。

怎么样,心动了没有~~”

“疯子……”

里昂回答了一句:“干什么?”

“疯子疯子疯子!”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旺达:…………

里昂:!??

深吸一口气,旺达双手下压,身体腾空而起,升上更高的高度,同时低头看着下方还有些不明所以的黑甲人说道:“我对你的提议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更对什么提问题没有任何的兴趣。

我也不需要一个疯子做老师!

离我远点……不然……”

旺达以前没做过威胁别人的事情所以业务很不熟练,只留下了这么一句空白的想象空间给哪个家伙,说完了之后,一转身,红色的皮质长衣下摆抖动,架起自己的魔法能量就要离开这里。

“你这个魔法能量的运用真的很差劲嘛~”,声音从身后传来。

还没等皱着眉头的旺达加速离开,那个停下的声音就再次出现在自己的头顶。

“而且……

我不是在建议你,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哦~~”

话音未落,旺达就看到眼前一黑,鼻子猛的被打了一拳,瞬间就几乎失去了意识,从天空中掉了下去。

“……阿这……这怎么直接就……我也没怎么用力啊!”

里昂还是依照自己的习惯,上来就来了一个物理麻醉拳,打到旺达在里昂的计划之内,可是……

旺达怎么这么不禁打,直接就晕了,从天上掉下去了!

本来旺达的飞行能力就不怎么样,现在晕了更是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好像秤砣一样的往下掉。

卧槽!

里昂心里一惊,别特么给摔死了啊!

我没想做的这么绝啊!!

想到这里,里昂只能暗骂自己一声,然后就飞过去接住了从空中自由落体的旺达,落在地面上,把旺达放在一块比较平整的倒塌的墙壁上。

“这事儿弄得……”

里昂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在,里昂多少还是留了一点力,旺达很快就在里昂的回复光环和……水瓶子浇水洗脸下醒了过来。

“唉……”

颓然的叹了一口气,里昂见旺达醒了过来,自己直接就找了个旁边随便一块石头就坐了下去,双手托腮,一副生无可恋的说道:“我怎么赢的这么莫名其妙还不开心呢……算了,不打了不打了,你走吧……我说话算话。

哦,忘了,我答应告诉你我是谁来着。

告诉你好了,我是……”

“疯……子……!!”

咬在牙根里的话从旺达的嘴里说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旺达摸到了自己鼻子下面刚才流出的鼻血,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流了,不过鼻子还是隐隐作痛。

红色的魔法能量再次聚集,旺达的头发无风自动,全都飘散了起来,像泡在水里一样在后脑上方飘动,人也浮在了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