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乘车作画 途中插曲(1 / 2)

木叶伪君子 锋任怨 2242 字 9天前

两天后,临近火之都的平原上。

天上的白云,一片片,如同风帆在天空中飘荡。

温暖的南风徐徐吹来,带着春天泥土的清新气息。

“污~污~哐哧哐哧~”

漆黑色的蒸汽火车缓慢的行驶在沃野中。

宇智波图南坐在车厢里,戴着鸭舌帽,在画板上写写画画。

对面坐着的是一对夫妇外加一个小女孩,显然是一家三口。

只见小女孩脸包子里塞着糖果,站在座椅上,双手撑在桌子上,一脸好奇的看着宇智波图南跟前的画板。

震耳欲聋的火车轰鸣声中,宇智波图南的画作终于完成。

“送给你。”宇智波图南朝着小女孩温柔一笑,将画纸取下,递了过去。

小女孩也不认生,粉嫩的小手抓过画纸,一屁股坐回座位,眼睛都笑的弯了起来。

身旁的妇人轻声道:“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小女孩甜甜的喊了一声,然后用手指着画中人道:“这是我。”

宇智波图南对小女孩的称呼也不见怪,毕竟自己身体发育比同龄人似乎早了那么一点。

再加上最近体质的大幅度增强,导致身高猛涨,看起来是有点模糊年龄。

靠着过道的中年男人睁开双眼,侧身看了看小女孩手中的画纸。

只见这张画纸上画的正是小女孩撑着桌子好奇张望的模样,画的惟妙惟肖,简直跟拍照一样。

中年男人不由赞叹道:“画得真好,你是画家吗?”

宇智波图南仰靠在座位上,一手拿着画板,一手转着笔,摇了摇头道:

“不,我是一名保家卫国的木叶忍者,画画只是业余爱好,刚刚才开始学而已。”

男子一听,当即脸上浮现出恭敬之色道:“原来是忍者大人。”

宇智波图南轻笑一声,淡淡道:“请不要这样称呼我,职业不分高低贵贱。”

但听到宇智波图南的职业是忍者,男子显然有些想要攀附一下关系,轻咳道:

“其实我也想过让惠子成为忍者,但很可惜,她没有忍者天赋。”

宇智波图南侧目看向窗外的景色,手中的笔开始不停在画板上掠动,悠悠道:

“想要实现阶级的跃升,除非天赋努力远超常人,大多还是需要一代一代积累。

木叶的下忍那么多,很多下忍执行任务的报酬连养家都困难。

为什么他们还是不愿意放弃忍者的身份。

很多还是想要为下一代铺路。

人脉,资源,知识,这里面有着太多太多的好处了。

在某些小家族里,每个下忍都是家族的希望。

同样都是小孩,木叶里的小孩从药浴到平日里的吃食,都跟外面的孩子不一样。

他们甚至很小的时候就能从父母那里学到基础的查克拉提炼术,从起跑线领先常人。”

男子闻言叹息一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

“这些东西谁不知道呢,但想去木叶落户太难了,不是我们这种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

宇智波图南双眼微微一眯,悠悠道:

“未来会有所改变的,这个世界到最后不会埋没任何一个人才。”

男子心里自然是不信宇智波图南的话,但还是附和着点了点头道:

“不知道您是木叶的下忍还是中忍?”

宇智波图南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勾勒着画上的线条,淡淡道:

“职称这个东西,对我没有太大的意义。

因为这不是我的目标。”

男子此时已经将手伸入了兜里,似乎在摸索着什么。